秋黄叶落

【伞修】 乞巧 【下】【完结篇】

*古风架空

*不科学 ooc

*欢迎吐槽捉虫

没想到这文这么一点,我用了八节自习啊!

正文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 枝头绿叶映桃花,暖春的风中和了醉人的芳香。

       小叶秋怀中抱了只毛茸茸的小狼 ,冲树下人兴奋道“哥哥,我们养只小狗吧!”


       石上躺着的人掀开眼皮,懒懒地瞥了那狼一眼,“你从哪弄来的?”


     小叶秋抚着怀中瑟瑟发抖的小狼“我在街上看到一群孩子围着打它,我看它可怜就抱回来了。”叶秋说着蹲到石前将小狼放到石上,盯着小狼苦思冥想“叫什么名字好呢?......这么小一点,就叫它小点吧!”叶秋被自己的机智折服了。



     叶修哭笑不得地看着自家蠢弟弟把狼抱回了家,还起了个这么草率的名字。不得不出言提醒“你看清楚了,它可是一只狼,长大了会吃人的。”


     叶秋吓了一跳,举起小狼仔细研究了半天,沮丧道“还真是。”


      “哥哥,”叶秋转头小心翼翼地试探:“那我们养只小狼吧。” 叶修不忍看叶秋充满希冀的表情,又合上眼躺了回去。


       “你还是想想怎么和父亲交代吧。”算是允许了。

       “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。”叶秋开心地对小狼说。

       叶修一个石子丢进捕兽夹中,捕兽夹“啪”地一声合上,把小狼吓的一怔。“看见了么?这捕兽夹可以夹断你的脖子。”叶修和善地拍了拍小狼的头。


     “我赢了,功课就有劳你了。”叶修落下最后一枚棋,墨色棋子与他白皙修长的手相称别具韵味。心情大好的叶修蹂躏着小狼背上的毛“这叫战术。”小狼痴痴的看着入了神。



      “我们回来了...唔....快起来,小点你太沉了。”叶修前脚刚踏进院子,大狼便兴奋地从石上跑下来扑到叶修身上,毛茸茸的大脑袋在叶修颈间蹭来蹭去以示亲昵。旁边叶秋一脸幽怨:“为什么小点不蹭我!”




       夏天烈日炎炎,蝉声聒噪。石上叶修背靠着树干,偷闲看书,小点也凑上来卧在叶修身边。“大夏天的挤在一起不嫌热吗?”叶修嫌弃地说道,却没有推开它。




        “你们这是引狼入室!”领兵回朝披甲回到家中的叶父大怒道。

        “父亲,求您不要杀它,我们把它放了行吗?”小叶秋哭着恳求父亲。





       “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山中叶修头也不回地对仍不死心跟在身后的大狼说。

     “这里以后再也不是你的家了。”

       狼的脚步停了下来,望着消失在丛林中的身影。





      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苏沐秋疑惑地看着面前明显是叶修两倍的银子。


       叶修奇怪道:“不是你说的平分吗?”用手点了一遍人数,“按人头。”


      叶修不欲多说,冲兄妹二人摆摆手“后会有期。”






       夏夜街上人头攒动,灯火通明。河水泠泠泛着点点河灯。

      “兄长,他们为什么放河灯啊?”

     “今日是七夕节,镇上的人放河灯以祈愿早日找到有缘人,有段好姻缘。”苏沐秋一面望着河边的人群,一面给苏沐橙解释。

     “这镇中的习俗倒是独特,兄长我们也去放灯吧!”苏沐橙摇着哥哥的手撒娇。

      “好好好,别摇了,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  “兄长,这灯上还能题字呢!”

      苏沐秋思量片刻,提笔写了一句诗后尴尬的发现写不下另一句了。苏沐秋耸耸肩,不甚在意地将等放入河里。 


      蓝色河灯在水中飘摇,撞上了另一盏赤色河灯。苏沐秋看清了那灯上的字,正巧也是一句诗。

      “桃李春风一杯酒。”

      “江湖夜雨十年灯。”

        苏沐秋与身边人异口同声地念出了对方灯上的诗,苏沐秋一乐转头看向那人。叶修惊讶挑眉

     “呦,好巧。”

      苏沐秋转回头看向河面上并驱前行的一双河灯,轻笑一声。

       “求之不得。”



——————

完结撒花,结尾强行点题x

其实本来想写那片荆棘从是有毒的,然后叶修不小心被伤了脖子,伞哥替他吸出来什么的.......觉得太恶俗就没写_(:3」∠)_

至于为什么叶修写了下半句诗呢

因为他注意到了只能写下一句话啊

【伞修】 乞巧 【中下】

*古风...吧大概

*不科学  ooc

*欢迎吐槽捉虫

正文走起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 “小点,好久不见。”叶修平淡似拉家常的话让苏沐秋打了个趔趄,小点是什么东西!

      那狼王听见声音悚然一惊,翻身从石上跳起,仰头长鸣一声,山中却没有任何回应。它知道自己这回在劫难逃了。

     叶修将战矛递给苏沐秋,投了一个安慰的眼神示意他不用担心,便继续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  “三年了,你习惯还是没变。”叶修悠哉悠哉走上前,毫无顾忌地坐到了石上,注视着狼王的双眼“镇上的那些事情都是你做的?”狼王垂下头回避叶修直视的目光,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  叶修将手放到狼王头上,不在乎在触碰刹那它身体的一颤,兀自来回揉着它背上的毛。本来光滑柔顺的皮毛被他摧残得凌乱不堪,“我教给你的东西 你就是这样用的?”

      狼王顶着一身乱毛,垂下头委屈的样子分外惹人怜爱 。下一刻,叶修侧身躲过它的袭击,狼王咬偏 ,咬穿了叶修的右肩。

     叶修面色如常,仿佛失去了痛觉,依旧抚着挂在肩上狼王的背,“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      狼王终于松开了他的右肩,喉间发出一串咕噜声,像是恶毒的诅咒。叶修听出它言中之意,眼神黯了黯。

       狼王似乎突然想到什么,唇角一弯,扯了个狞笑,配上脸上的鲜血格外诡谲可怖。随即纵身一跃,跳下悬崖。

       “嘶...”叶修受伤的右肩承受不住一只成年野狼的重量,撕裂般的疼痛让叶修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  狼王没想到叶修居然跳下来拉住它,眼中闪过一丝茫然,随即又盛满杀意,狠狠地咬了一口叶修的胳膊。

      “叶修!”苏沐秋看到叶修随之跃下时吓了一跳,迅速赶上抓住了叶修,将他拉了上来。

     叶修将狼提了上来,左手扼住狼喉,右手将狼头一拧,嚣张多年的狼王便断了气。

     “你疯了?如果我没有及时抓住你,你就要跟着狼殉情?”苏沐秋说着气得踢了叶修一脚。这次叶修没有躲开,被踹了个踉跄。

      “吓着你了?”叶修笑着调侃,苏沐秋难得没有任何回应,板着一张俊脸给叶修处理伤口。

      叶修窥见苏沐秋的脸色,咂了咂嘴“你这脸色跟谁欠你八百两银子似的。”

      见苏沐秋是真的生气了,叶修无奈正色:“它跳下去摔得粉身碎骨的,我们拿什么去领赏金?而且....”

     “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 苏沐秋包扎的动作顿住了。须臾,揉了揉眉心叹了口气。

——————
其实我没有要黑小点的意思

至于为什么狼要叫小点

起名废的我笑而不语

【伞修】 乞巧 【中上】

*没错还是我

*有不科学,有ooc

*古风设定  欢迎捉虫

下面正文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 洞中黑漆漆的望不见尽头,比想象中的宽敞很多。叶修戳了戳苏沐秋的脸:“还不撒手,抱够了没。”苏沐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抱着叶修跑了一路,当即收回了手,非常无情地把叶修扔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  “嘿,沐秋你猜我发现了什么!”叶修穿上了鞋,乐呵呵地跑了过来。苏沐秋就他指的方向仔细一看,简直想把手上的包袱拍在叶修脸上。发现只老虎你有什么可高兴的!

       欣赏完苏沐秋吃了苍蝇般的表情,叶修缓缓踱到老虎面前,俯身嘀咕了些什么,又指手画脚地比划了一会,这才回来拉过苏沐秋“走这边,别跟丢了又找不到路。”

      苏沐秋听出他话中的嘲讽生出抽他的想法,说的好像他没迷路似的!

     跟着叶修走了一段路后忍不住道“这是要去哪?”

    “出山洞啊,不然留在这里听墙角么?”叶修用一种‘你是不是傻’的口吻回道。

     “你认识路?”

     “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  苏沐秋觉得自己的好涵养全被叶修耗尽了。

       叶修躲过苏沐秋飞来的一脚“但是刚刚那位虎兄告诉我了。”

   
“你能和老虎沟通?”苏沐秋惊讶道“它凭什么帮你?”

     “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 苏沐秋也懒得计较这是真是假。当他几乎以为叶修又迷路了的时候二人终于看到了山洞的出口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 皓月当空,本该万籁俱寂的林间却格外热闹。虎穴中虎啸与狼嚎不绝于耳,突然一串高亢的狼嗥响起,盘旋在林间上空。

     “能听清在哪吗?”叶修侧耳听了片刻,转头问苏沐秋。苏沐秋摇了摇头:“山谷里有回音,听不出。”

      叶修叹了口气,惋惜道:“好戏是看不成了,此地不宜久留。”

     果不其然,受了那嗥声的指引,剩下的狼很快从虎穴后方空地上一路嗅到密林中,鬼魅般出现在二人身后。

    左右各两只狼向二人扑去,不料扑了个空,在空中挣扎了几下后无助地坠入几尺深的大坑中,那两个“人”却飘在了空中。其余几匹狼自知中计,仍不甘心分散开来四下寻找。


       风动云拂,给空中明月披上一层暗纱。

       一道寒光闪过,伴随一声弦响,跃起的狼应声倒地,又挣扎着爬起要发动下一轮进攻,被战矛一挑,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,砸入深坑中。

       其他几只狼应声而来,同伴的悲惨遭遇对它们没有任何撼动,闪着莹莹绿光的眼中杀意更甚。

      “这是有杀父夺妻之仇么!”   苏沐秋一脚踢向狼腰,那只倒霉的狼飞出几尺远。

     “应该是狼群里制度严格,甚至残暴。”叶修扫了一眼老狼脸上的爪痕,随即甩开。“你那什么破药,怎么还不奏效?”

     话音刚落,几只强弩之末的狼终于支撑不住身体,一一倒下。一只体态丰腴的母狼倒下前望着山头,落下一滴泪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天边微微擦亮,突出一点鱼肚白。

      “你怎么确定狼王在这边?”苏沐秋快步跟上叶修,朝山崖边走去。

     “这边山崖位于山谷环绕中,叫起来不仅声音更大,而且也不易辨位。崖边地势高,大半个山林一览无遗,尤其是虎穴那边。”叶修顿了顿,“你看到那只母狼了吗?”

    “皮毛光滑,岁数正值盛年,八成是那狼王的相好。”苏沐秋推论道“你是说它最后是为了保全狼王,望向方向相反的山头?”

     “嗯,不过还有最重要的一点。”

     “什么?”

     叶修扬起下巴冲崖边一点“那边有颗树,树下有块大石头。”

     叶修这话十分无厘头,不消苏沐秋琢磨这句话的意思,石上静卧的红尾狼便出现在他们面前。

——————
不要问我为什么沐橙的戏份还没有狼多

我只能说剧情需要x

【伞修】乞巧 【上】

*假装我是七夕时候发的文....嗯

*古风设定

*会不科学,会ooc

*欢迎捉虫找茬√

↓↓↓下面正文走起↓↓↓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零落蝉声伴随泉水叮咚泠泠作响,水面倒映两岸葱郁的树木。绿草如茵,繁花洒落其间。清风袭来,阳光透过树叶间隙投下的光影看的人眼花缭乱,正是夏意渐浓。

     一只饥肠辘辘的老狼步履蹒跚,看上去随时可能一命呜呼。老狼浑浊的眼中突然泛起精光,看似疲惫的动作暗藏杀机——它发现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 正当它冲那人扑来时,一支短箭精准地击中了它的喉部,老狼连呜咽也没来得及发出便真的断了气。

     “啧,岁数大了些,可惜了。”只见少年从灌木中钻出来,将手中的连弩别于腰间,抽出匕首向那狼走去,手法娴熟地将狼皮剥下收于囊中。

       “兄长,我来送饭了!”一个穿着朴素的小姑娘不知从哪片林子中冒了出来,冲少年笑道。少年眉头微蹙:“沐橙,一个女孩子跑到林子里多危险!下次不要偷跑来了。”

     “知道啦,我又不是小孩子了!”苏沐橙冲他做了个鬼脸,“我这不是担心兄长你嘛。”  苏沐秋摸着妹妹的脑袋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 一只在山石上小憩的野狼倏地睁开眼,鼻翼微微耸动,轻巧地跃下大石,缓步向气味的源头踱来。它俯首在那野兔身上嗅了几下,后退几步,用爪子刨了块石头拨向野兔。捕兽夹迅速翻起,将野兔并石头牢牢卡死。野狼不屑地打了个喷鼻,扫扫尾巴,尾尖一撮红毛随风飘动,转身离去。


      树林中,苏沐秋正与一只野猪斗得激烈。他为了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,尽量不进入一些野兽的领地,可这野猪的领地比想象中大了许多,那野猪二话不说就向他袭来,苏沐秋不得已与他周旋起来。

      苏沐秋一刀刺入野猪腹部,伤痕累累的野猪哀嚎一声,四肢再也支不动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。苏沐秋松了一口气,收了匕首,俯身去捡散落在地上的短箭。经过野猪面前时,手忽然一顿,想退开拔出匕首却已经迟了。

     那诈死的野猪突然张口,向苏沐秋发出致命一击。苏沐秋没想到自己居然在阴沟里翻了船,他已经想象到了血溅三尺的场面。

      然而这血却不是他的。

     只见一杆战矛以一个刁钻的角度捅穿了野猪的头颅,喷涌而出的血花溅了苏沐秋一脸。

     苏沐秋:  ......

     泉水边,苏沐秋洗净了身上和脸上的血迹。

    “巧了,我接的也是这项任务。”听完苏沐秋的来由叶修感叹道。

     近年来小镇屡遭狼群袭击,狼群吃羊偷鸡也就罢了,可恶的是好几户人家的孩子也被狼群咬死。村民猎户们纠集而起上山打狼,却因那狼群头领极其狡猾,不是失败而归就是一去不返。因此当地官府便发出悬赏任务 : 捕捉红尾狼王,不论死活。

      “嗯?你一个人?”苏沐秋听了叶修的来因倒不意外,自从官府发放任务后上山的几乎都是这个目的。

      “一个人肯定不够,这不是正在找盟友么。”叶修随意地靠在树下,似笑非笑地看着苏沐秋。

      苏沐秋听出他言中之意,心中盘算。那狼群少说也有十来只,官府赏金很高,应当不乏强者前来。而那任务至今无人完成,只怕是棘手得很。他来时也是打定主意与人结伴而行,只是一路上遇到的人不是望风而逃,就是心高气傲不可一世无法合作。苏沐秋打量了一下倚树的那人。

      “事成之后赏金平分。”

      “成交。”

      苏沐秋蹲在卡着野兔的捕兽夹前研究了片刻,指了指草地上的爪痕“是狼。”

     叶修皱了皱眉,捡起那块沾着泥土的石头放入爪痕中一点不规则的凹陷处,眉头皱的更紧了。

    苏沐秋有些惊讶的挑了挑眉:“有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 苏沐橙惊奇地长大了嘴巴:“叶修哥你的意思是说狼用石头破坏了兄长的陷阱吗?”

     叶修赞许地拍了拍苏沐橙的头:“小沐橙真聪明。”又捡起捕兽夹摆弄了片刻,评价道:“这陷阱好简陋。”

      苏沐秋: .....滚。

      日暮西山,一从飞鸟划过了天边盛开的晚霞,打破林间的静谧。

      “把沐橙一个人丢在那里你放心吗?”叶修踢了踢碍事的狼皮,拨弄着树枝上穿着的猪肉。

     “以沐橙的身手自保没问题。况且和我们待在一起才更危险。”苏沐秋扫了一眼那狼皮“传言道红尾狼睚眦必报,那几家猎户是因为杀过狼致使狼群咬死他们的孩子来报复。”

        叶修向身后慵懒地一靠:“这可如何是好,咱们没有孩子。”

       苏沐秋: ......

     树丛中无风自动又是一阵沙沙作响。

    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 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 树丛中的那狼迅速掉头逃跑,身后暗红色的尾尖在草丛中时隐时现,叶苏二人在身后穷追不舍。

      公狼猛然腰身一扭,躲过身后破空而来的短箭,转眼间消失在从中不见踪影 。

      “找不到了。”苏沐秋停下来环顾四周,皱了皱眉“你怎么那么慢?”

       叶修也停了脚步,将手中包袱丢给了苏沐秋,“收拾了一下东西,我觉得我们不太可能有机会回去了。”叶修扫了一眼四周密集的灌木与荆棘:“我不认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 苏沐秋顶着叶修戏谑的眼光装模作样地寻找了一番来时的路,一脸深沉道“此处地形复杂,丛林密布,灌木丛生,恕在下也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  叶修很不给面子地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  月上柳梢,皎洁如沙的月光倾泻在林间,映衬着漫天的繁星。

       “等等。”叶修弯腰捡起半枚赤色果子,又指了地上剩余的几枚捣碎的相同果实“刚刚那不是狼王,而且....”叶修看了一眼自己陷入泥沼的双脚“为什么这见鬼的山林里会有泥潭?狼崽子居然把果实扔到泥潭里,真缺德!沐秋快来帮我一把。”


      苏沐秋无奈要找出绳子拉他上来,却见叶修脱了鞋子轻轻一跃,苏沐秋连忙手忙脚乱地接住了他,没好气道:“你也好不到哪去!”


      叶修没听到似的拍了拍苏沐秋的肩,满意道:“不错嘿,反应挺快。”随即脸色一变“快跑!”

     苏沐秋不疑有他,拔腿就跑,身后树丛间蹿出七八只狼追赶着前面飞奔的二人。

    叶修用战矛挑翻了两只追上前来的狼“前面有个山洞,先进去躲一躲。”

     狼群追至洞前,踌躇片刻也跟着进了山洞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
第一次写这么长【其实没多长】的文,欢迎大家评论提建议( •̀∀•́ )

  

男神X你 【叶修】

男神X你

      你放下手中的手机,看着屏幕上的“Game over”不爽。你无论玩了多少遍也无法撼动第一名的位置,看着那遥遥领先的最高记录心中充满挫败感。

       然而罪魁祸首正坐在你旁边因犯烟瘾却不能抽烟而咂着嘴,笑眯眯地看着你,你看着那笑怎么看怎么嘲讽,心中不由火大。

       你气鼓鼓地瞪着他,他看够了你的表情笑呵呵地起身,坐在你旁边。他的手跨过你握住手机,将你环在怀里:“我来教你吧。”

      你看着一双令多少人自叹不如的漂亮的手覆在你手上,听着后背他的心跳,耳边因他的吐息而染上红晕。他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在你耳畔炸开,扰得你心神不宁,注意力无法集中。

      一局过后,他见你毫无反应轻叹了口气,伸手在你头上轻弹了一下:“想什么呢?注意力要集中啊。”

      你回过神来,看向手机,看着他灵巧的双手有条不紊却飞快地操作又出了神。

      又是一局,他看你目光呆滞,啧了一声,一手轻捏你的下巴,吻上你薄唇,你开口迎合,感受着他的舌头在口腔中游走,终勾起你的舌头,你品尝着他口中淡淡的烟草味,那味道让你几近着迷。唇分,他舔掉了你嘴角的一缕银丝,看着你通红的脸颊勾唇轻笑:“下次不要再走神了呦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嘿嘿嘿,写的我老脸一红